不卖的腐才萌樱桃肉

文手自虐15题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日式轻小说翻译风与西方经典文学翻译风的完美结合。

2 找个拥挤喧闹的地方,如球场看台,学校,地铁等,用手机描写一段清冷/孤独/荒凉/宁静的场景。

3 十分钟创世。至少包括完整的风土,政治,地理,宗教设定。试着让这个世界有趣。

4 十分钟造人。至少包括完整的性格,外貌,身世,职业设定。试着让这个人物有趣。

5 细致描写最让你不适的生理体验。

6 写一个像梦的梦。

7 以精神障碍者的视角写作;尽可能表现出深藏于正常之中的异常。

8 任选一个主题,认真进行200字以上的创作。至少24小时之后,动手修改它。将初稿和修改稿展示出来比较一下变化。

9 阅读红楼梦30分钟以上,之后立刻用西方翻译风翻写你读到的一段情节。

10 虚构一个合理地改变/影响历史的重大事件。以日常生活入手,展现一下这个事件对历史,社会与人们思维产生的影响。

11 以两人对话为主,辅以尽可能少的神态与动作描写,进行300字以上的创作。试着让你的人物鲜活起来。

12 二十四小时之内,构思出一个双线叙事,情节波澜起伏的故事。写出大纲。

13 创造一个让你真心喜爱的角色。然后,用你最讨厌的特质毁了他/她。

14 在一个300字以内的片段里,展现给读者尽可能多的有趣信息,让他们对背景,情节,人物设定摸不着头脑的同时,不至于被大量陌生设定与信息干扰阅读。

15 写一个短故事。让你的读者这辈子都不会忘掉它。 

文手炫技15题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2 在十秒之内,想出一个内容普通,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片段的结尾,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

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

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试着用文字的张力让读者对这个片段充满疑惑的同时真正被它吸引。直到最后也不要给读者提供理解情节所需的信息。 

6 写一个片段,在其中加入至少一个会让所有读者产生共鸣,但鲜少被用在文学作品中的生活细节。

7 你正在连载一篇原创故事,有一位读者针对你故事里的人物和剧情写了有意思的长评。请和他/她讨论一下你的故事。讨论内容需要涉及答疑,肯定/否定对方的猜测,对人物和情节的分析,以及一点剧透。

8 你的原创故事被制作成了电视剧/动画。摘录“有点不满的原作党编写的百度百科词条”的一部分,让人对你的故事产生兴趣的同时粗略了解这部作品被改编后有哪些变化。

9 写一篇简短的新闻报道。符合新闻体裁与正常逻辑的同时,试着让人怀疑报道的事件后面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10 选择一项你不了解的竞技运动/游戏,在不查询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描写一场这样的竞技。试着让你的文字显得胸有成竹。

11 用第二人称写一个恐怖故事/片段,试着充分利用第二人称的写作方式营造特殊的惊悚气氛。

12 从时间顺序,事情发展顺序,空间顺序或逻辑顺序中任选两样,描写同一个事件。注意表现它们的区别。

13 任意写一个叙事与描写并重的片段,试着在情节不出现转折的情况下,让文字营造的氛围发生180度的转变。

14 用优美华丽的语言描写丑陋邪恶的场景。或者反之,用让人不适的语言描写美好的事物。

15 围绕着全然不符合科学,逻辑或常理的主题写一个故事/片段,并试着让读者完全忽视,或者无法察觉主题本身的荒谬。 

明天接着发,枪炮侯发完,发北平无战事,发完北平无战事,发全唐诗。

枪炮侯

“没什么,没什么。自打你二人首次见面,老侯便猜到你们可能相识。也好,大福晋今后有了个故旧,可以说说话,解解闷。只是,你二人最好不要公开呼名唤姓。吃饭吧。”侯久满说完走出房间,戴刀惊异地看着他的背影。阿尔萨兰抬起泪眼,也颇为吃惊地看着。

阿尔萨兰沉默片刻,滚下两行泪水:“蚂蚱哥哥,这都是……都是老佛爷她……”她猛然伏在桌上嚎啕大哭,无数委屈奔泻而出。

  “阿尔萨兰,别哭……阿尔萨兰……” 戴刀惊慌劝慰。房门推开,侯久满走了进来。戴刀顿显尴尬。


 “是我!阿尔萨兰,你13岁进京备选宫女,还是我赶的大车。”

  “你还送了我一朵白菊子?”

  “是我!是我!兰儿妹妹,你怎么嫁了个……嫁了个……大你那么多的?”


戴刀马上抬起眼睛,激动地:“阿尔萨兰,你还记得蚂蚱吗?”

  阿尔萨兰也激动起来:“你,你真是我阿玛家,放马的蚂蚱哥哥?”


戴刀在阿尔萨兰房门前犹豫片刻,上前轻轻敲门:“大福晋……大福晋……我是戴刀……”

  半晌传出阿尔萨兰的声音:“进来吧。”戴刀十分紧张,缓缓推门迈入。阿尔萨兰站在桌边。戴刀,看了他一眼,马上垂下眼睑。阿尔萨兰直视着戴刀:“你……你真的是叫门刀,或是戴刀吗?”


正良站起:“阿爸,良儿叫过了。额娘说,再不准任何一个……一个姓侯的,进,进她的门。”侯久满尴尬地看了看众人,目光落在戴刀身上。戴刀站起身:“那,戴刀试试。”

  侯久满:“那就有劳刀儿。”


两人回府进了餐厅。戴刀坐在正良等人一桌。侯久满看看侧面的空桌:“言儿,再去叫你额娘。”

  可言笑道:“再叫也无用。她讲了,她一人一桌,倒像是成了这家的小婆。”

“天天在卧房吃食,她倒不怕像是成了牢犯。” 侯久满蹙眉咕哝。

  侯夫人站起身:“还是贱妾回房去吃。”

  “坐下!”侯久满:“良儿,你去叫。”